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发型 > 明星发型

炕沿边的那些事|1v1双处h整夜不拔bl

来源:转载于网络   时间:2021-01-10 10:36:39   责编:

 文学

今天的陈芸芸却似乎没有了任何顾虑,就在按摩室里,表现的十分主动。

他们两个换了很多姿势,起初还是陈芸芸主动进攻,可后来连续bào发了三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力气了。

许文刚刚发shè了一次,这一次时间特别的久,完事后,把陈芸芸折腾的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了。

“芸姐,你不是不想在这里做吗?”事后许文问陈芸芸。

瘫软的依偎在许文的怀里,此刻的陈芸芸满脸痴醉,就像一个初经人事的小女人一样,娇柔道“文哥,以后别叫我芸姐了,叫我芸芸就好了,我叫你文哥。”

许文知道,陈芸芸算是彻底被自己征服了,心中暗喜。

陈芸芸穿上衣服离开的时候,还是许文把她搀扶着走出去的,话说,一个盲人搀着一个正常人,这让来店的路人都大跌眼镜。

店长皱了皱眉头,可能还以为许文按摩把人家按错了毛病似的,刚想说些什么,陈芸芸直接甩出一沓百元大钞,店长立刻笑逐颜开闭了嘴。

在陈芸芸的指引下,许文把她送上了那辆保时捷。

“可不许忘了人家。”临走时,陈芸芸对许文撒娇。

许文顺势俯下身亲吻了她,并顺手捏了捏陈芸芸的xiong脯,惹的陈芸芸直呼讨厌。

“放心吧,只要忙过这阵,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许文说。

陈芸芸这才一脸满足的发动了车子。

回到店里,店长拍着许文的肩膀笑嘻嘻的说“许师傅,你可真厉害,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店的王牌技师了,底薪我再给您涨两千怎么样?”

许文当然没意见了。

要知道,那些有钱的贵fu人来按摩,首先点的肯定是王牌技师了。

下午的时候,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时,许文


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苏倩,想也没想就接了电话。

“表叔,您能不能提前下班?”苏倩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怎么了?”许文心中一颤,暗道,难道苏倩终于熬不住想要跟自己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苏倩说“晓月一个人去喝酒喝多了,给我打电话,我把她接回家了,可是……”

“可是我妹刚打来电话说我妈生病住院了,所以我跟吴杰还得赶回老家县城去一趟,你看你能不能提前下一会班,晓月现在这状态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闻言,许文叹了口气说“怎么会这样呢?好吧,我这就回去,你们也抓紧走吧。”

挂掉电话,许文皱着的眉头突然就舒展开了。

张晓月又回来了,而且是喝醉了回来的,这么说的话……嘿嘿,机会终于来了。

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文学

,苏倩与吴杰都去老家,那家里就只剩下他跟一个烂醉如泥的张晓月了。

想起那天张晓月洗完澡,光着身子去阳台拿羽巾的一幕,许文就不淡定了。

他连忙找店长说了一声,店长也爽快的答应了,毕竟现在许文今天才刚刚给他挣了一万多块。

许文跟苏倩与吴杰是在楼下撞见的,苏倩很急,见许文回来连忙说道“表叔,你回来的刚好,我们正要回老家。”

许文问“你们怎么回去?”

吴杰说“打个车吧,毕竟不是小事。”

苏倩接着说“那晓月就麻烦表叔你了。”

许文说“你们放心去吧,晓月我会照顾好的。”

等苏倩与吴杰走远了,许文才慢慢抬头看了一眼他们家的楼层,心中忽然无比激动起来。

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许文觉得自己差点没被顶出去。

强忍着这股子味道,走到苏倩她们的卧室,这才发现,张晓月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仰面躺在苏倩的床双,一双白嫩细长的小腿挂在床沿。

脚下踩着的是一双水晶般亮泽的塑料高跟凉鞋,十根脚趾像十颗晶莹的玉珠一般果露在外。

张晓月确实喝多了,现在已经睡着了。

见状,许文tiǎn了tiǎn嘴唇,走到张晓月面前,抬起她的一只小脚,把她的高跟鞋先脱掉。

以前看过张晓月的身体,却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这时细看,许文不禁赞叹不已。

张晓月的那双小脚丫,又白又嫩,而且连一根血管都看不到,光滑的就像用白玉雕刻成的一般。

许文看的有些如痴如醉了,他甚至还把张晓月的玉足太起来放在鼻子下,使劲嗅了嗅,不仅一丝臭味都没有,还飘散着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的那种香味,就是体香。许文忍不住把玩起张晓月的脚来,越摸越揉是越喜欢,于是,一双粗糙的大手,也不禁开始沿着小脚丫,向上攀升。

小腿光滑细腻,大腿柔软紧致富有弹性,许文干脆把张晓月的白色连衣裙整个都掀起来,露出那性感的丁字裤。

望着这美妙的画面,许文喉头涌动,连忙俯下身,把自己埋进张晓月白嫩的大腿里。

然而就在这时。

张晓月的身体忽然扭动了一下,然后诧异的说了一句“文……文哥?”

“轰!”的一声,许文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了。 第33章 陪伴

许文回了自己房间。

次日清晨。

张晓月慢慢张开了眼,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不由皱起了眉头。

脑袋很疼,她记得自己昨天去酒吧喝酒,再之后的事情就想不起来,怎么又回到苏倩家了?

掀开毯子起身,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吓的又赶紧缩了回去。

衣服呢?

张晓月慌乱的四处张望。

然而却没在房间里发现自己的衣服。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谁?”张晓月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晓月,醒了吗?我做了早餐,一起吃点吧。”许文在门外说。

“文哥……?”张晓月愣住了,随后问道“倩倩呢?”

许文笑道“她妈住院了,昨天把你送回来就匆忙赶回老家去了。”

“啊……”张晓月傻眼了,那也就是说,她身上的衣服是许文帮忙脱的?

“那个……文哥,我的衣服?”想到某种可能,她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许文说“你吐的哪都是,我帮你洗了,床头有倩倩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

闻言,张晓月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床头摆放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而且,只有一件衬衫,还是吴杰的,根本不是苏倩的。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许文看不见,他拿错衣服也很合理。

而且许文还说“晓月啊,你别在意啊,我反正也看不见。”

是啊,反正文哥给自己换衣服,他又看不见,那还害什么羞啊。张晓月心想。

释然了很多,无奈只好先穿上吴杰的那件白色衬衫。

可当她穿上之后,表情就变了。

张晓月怎么也没想到,吴杰会有件透明的衬衫,而且领口的扣子还少了两颗。

但聊胜于无啊,反正许文也开不得,就先穿着吧。

起身出来后,发现许文已经把早饭准备好了,是稀粥跟面包片还有煎蛋。

他们一起吃了早餐,期间张晓月颇为感动,想一个瞎子能独自完成一顿还算丰盛的早餐,已经很难得了,而且,还是给自己做的,不由的多看了许文几眼。

而许文心里却乐开了花,那里也早就鼓鼓囊囊的了。

吴杰这件衬衫是他故意翻出来给张晓月穿的,而且领口的两颗扣子还是他故意扯掉的。

张晓月浑身上下就这一件衬衫,扣子还缺了两颗,从敞开的部位就能看到两片雪白的饱满,而且坐下来时,还能欣赏到白嫩的大腿,以及大腿根部那处的神秘。

他突然很后悔自己昨天怎么就忍住了呢?

怎么就没下手呢?

简直是畜生不如啊。

吃完早饭,张晓月想去洗澡,然后先去阳台看看自己的衣服干没干,结果发现阳台上晾着的不止自己的衣服,还有许文的。

一定许文帮自己脱衣服时,吐人家身上的,不由的张晓月满脸通红,且心怀愧疚。

衣服没干,许文根本就没拧干,所以到早上依旧shilulu的。

张晓月看了看不由的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在倩倩家再待一天了。

她去洗澡,许文则给店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店长自己今天生病去不了。

张晓月听见了,洗完澡出来对许文说“文哥,你不用管我,我没事的。”
许文笑道“倩倩说你状态不好,让我照顾好你。”

“我真没事。”张晓月向许文保证。

许文说“没事,正好我也想休息一天。”

这张晓月就不好说什么了。

许文很乐意跟张晓月聊天,因为她穿着吴杰的衬衣简直太xing感了。

里面的内衣都被许文洗了,所以她里面什么都没穿,而衬衣又有些透明,所以xiong部的轮廓特别明显,尤其凸起的那处。

反正闲着也没事,张晓月把她跟赵哲的事从头到尾讲给许文听了。

也因此,许文也知道张晓月为什么能忍赵哲这么久了。

原来赵哲家条件很不错,当初家里不同意赵哲娶张晓月,总想让他娶某某公司老板的女儿,为了这事,赵哲不惜跟家里断绝了关系。

张晓月被赵哲感动嫁给了他,起初他对她还不错,可渐渐的……因为赵哲知道自己不能生育,那方面也无法满足张晓月后,就越发的自卑,从此染上酗酒的毛病。

而且一旦酗酒之后就打张晓月,没轻没重的。

许文叹道“忘记过去吧,你只是一个弱女子,没必要因为过去的感动,而苦了现在的自己。”

张晓月默默点了点头,看起来还是有些不舍。

许文拍着xiong脯说“赵哲再欺负你,你找文哥,文哥帮你出头。”

张晓月感激的看着许文。

之后一天也没什么太多的故事可讲,直到临近黄昏的时候。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张晓月去开门,刚把门打开就吓的连连后退。

赵哲神情淡定的站在门外,冷冷的盯着张晓月。

“赵哲,你又来做什么?”张晓月惊惧道。

听到是赵哲,许文连忙从房间里走出来,并怒叱道“赵哲,你今天敢动晓月一根手指,我废了你。”

赵哲不慌不忙的冷笑道“放心,我今天没喝酒,不会动手的。”

“那你来做什么?”张晓月躲到许文身后。

看的出来,她是真心害怕赵哲了。

赵哲说“我想跟你谈谈,心平气和的谈谈。”

听到这话,许文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人家还没离婚,暂时还是两口子。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了。”张晓月连连摇头“离婚吧。”

赵哲说“即便是离婚,也得谈谈啊。”

张晓月还有些胆怯,许文却对其点了点头说“去吧,你们去卧室谈,文哥在外边,不会有事的,最好能把事情谈开。”

张晓月迟疑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说“你进来吧。”

许文假装去阳台,实则在偷看房间里赵哲跟张晓月的谈话。“谈什么?”进了房间张晓月问赵哲。

赵哲说“你不是说跟我离婚吗?”

张晓月点了点头“是。”

“那好,那我们就打个分手炮如何?”赵哲突然邪笑道。

听到这话,张晓月愣住了,突然怒叱赵哲“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赵哲也火了“你他妈要脸?要脸在那个男人面前穿成这样?是不是刚刚被人干过?”

“你混蛋!”张晓月气的浑身发抖。

“混蛋?”赵哲也来劲了“好啊,那我就混蛋给你看看,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叫混蛋。”

说着,就一把将张晓月扑倒在床上。 第34章 安慰

赵哲毕竟是个男的,不管张晓月怎么反抗,好像都徒劳无功。

他把她身上那件极为xing感的白色衬衫,猛的撕碎了。

一时间,张晓月那美丽的娇躯,便完全暴露在赵哲的身下,以及许文的眼里。

赵哲的手,死死的抓住张晓月xiong前的饱满,因为用力,指节都有些泛白。

张晓月拼命反抗,可被赵哲一抓,瞬间痛的躬起身子,而赵哲趁着这个时间,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连让许文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他回过神来连忙冲去苏倩的房间。

猛的一脚把门踹开,可这时,赵哲按着张晓月指向许文“她是我老婆,我们还没离婚,所以我们同床不犯法,可如果你强行干涉,你就是犯法。”

许文握紧的拳头顿住了。

赵哲说的没错,不管他们关系怎么样,可法律上人家还是夫妻关系,这属于夫妻间的矛盾,即便是他把张晓月睡了,那也是合法的,而自己又算什么呢?

许文愣住了。

“文哥,救我!”张晓月在赵哲的身下疯狂的反抗着。

赵哲却死死的按着张晓月,对许文冷冷的说道“我查过了,你就是一个瞎子,没事,我不介意当着你的面干自己的老婆,你看不见可以过过耳瘾,但是我劝你最好别chā手我们之间的事。”

许文的拳头握了松松了握,却找不到一个由头来解救当下的张晓月。

看到许文站在那不动,张晓月似乎也绝望了。

她眼睛都直了,也停止了反抗。

赵哲见她不反抗了,顿时冷笑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TAG标签: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1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