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发型 > 明星发型

丝袜娇妻被瑜伽教练练调教|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来源:转载于网络   时间:2021-01-10 10:32:18   责编:


 文学

我今年五十岁,不知道你们?”我尴尬地问着。

“哈哈,老弟走吧,走屋说话,我比你大十多岁,就连我老伴呀都大你十岁呢!”赵大生爽快地大笑着。

“哈哈,刚才我还在不知道怎么叫你们呢,你们看上去太年轻了,真看不出来你们竟然是六十多岁的人呀。”我笑着说。

“你看上去也很年轻呀,如果你不说出自己的年龄,我还以你也就四十才出头。”赵大生那豪爽的笑声再一次地传来。

“老头子,你和她王叔,就不能先进屋再说话吗?”刘秀玲抱着外孙,一边逗着一边快速地向着院子里走去。

“走走走,外面冷,进屋喝点热水,晚上,雅欣的哥哥和姐姐都回来。到时咱老哥俩好好喝一杯。”

说完,赵大生拉着我大步地向屋子走去。

进屋后,我脱掉鞋坐在已经烧得非常暖和的火炕上。

“鑫妍,红红你们过来!这是你们雅欣姐的父亲!”我把语鑫妍和李红红她们三个人叫了过来。

“大哥,这两个是我的女儿,这个叫李红红,她叫语鑫妍,那小子是鑫妍的男朋友吴阿飞。”我介绍着。

李红红和语鑫妍三人,一起在声地叫道:“伯父好!伯母好!”

“好好,快快,脱鞋上炕暖和暖和。”刘秀玲笑着招呼着众人。

“上炕坐着吧,上车饺子下车面,一会咱们吃点面条先对付一口,晚上咱们吃烤全羊,铁锅炖大鹅。”赵雅欣换了件满是印花的大棉袄走了进来。

“呀!雅欣姐,你这件衣服太漂亮了,我也要穿。”李红红刚脱掉鞋,又穿起来,跑到赵雅欣的身边,兴奋地叫着。

“走,我带你去换。鑫妍,你穿不穿?”赵雅欣微笑地看着语鑫妍。

“穿,我穿!”说完,从炕上快速地爬到炕边穿上了鞋。

“雅欣姐,有没有阿飞能穿的?”语鑫妍拉着赵雅欣说道。

赵雅欣看了看吴阿飞,见他那紧张地神情时,笑着说:“没有,只有女人穿的。”

“不行,他必须穿一件。阿飞,我想看你穿这种衣服的样子,可以吗?”语鑫妍松开赵雅欣跑到吴阿飞面前,撒娇地拉着他的手。

吴阿飞满脸黑线地向我看了过来。

我看着吴阿飞吃憋的样子,转头看向了一侧想笑却忍着的赵大生,四目相视,我们共同大声地笑了出来。

吴阿飞见状,连忙跟着语鑫妍她们走了出去,满脸的不情愿。

晚上,赵雅欣的姐姐和哥哥们带着家人都赶了回来,在欢声笑容中,大家吃着烤全羊,喝着赵大生自酿的米酒,唱着卡拉ok,玩到零辰才散去。

 文学



赵大生和刘秀玲已经知道了赵雅欣和黄亿伟离婚的事,他们对我所做的一切给予了感激,频频地向我敬酒。

米酒很好喝,可是后劲比较大,我和赵大生在中途就已经喝趴下了,后来在吴阿飞的搀扶下才离开饭桌。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赵雅欣带着我们几人游遍了整个北极村,滑雪,狗拉爬犁,看北极光,每个景色都让我们留恋,特别是冬至那天,那盛大的场面深深地震撼人心。

冬至的第二天,我们踏上了归途,不过赵雅欣并没有跟着回来。

她想在家里好好地陪陪父母,等到过完年以后再回去。

当我们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二点多了。

我刚把车停下,一个年轻的女孩跑了过来。

我呆呆地看着她,泪水不争气地从嘴角流了下来。

“爸!”女孩飞扑到我的怀里,亲密地叫着。

“丹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给爸爸打电话呀。想死爸爸了!”我激动得连话都说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前天回来的,倩姐告诉我,你们去北极村了,这两天就回来,所以就没给你打电话。”丹丹甜美地笑着。

当李红红和语鑫妍他们走过来时,丹丹才从我的怀里爬了起来。

“红红!”

“丹丹姐!”

两人抱在了一起,高兴地跳了起来。

“你就是爸爸新认的女儿,语鑫妍吧?我是你姐姐王丹丹。”

王丹丹和李红红分开后,走到语鑫妍面前,微笑地看着她。

“姐姐好!”语鑫妍有些不自然地看着王丹丹。

“好了,都别杵在这里,把东西拿楼上去,休息一会,晚上咱们吃大餐。”我大笑地说道。

女儿回家,我比谁都开心,必须是我养育了二十五六年的女儿。

我拉着女儿的手,有说有笑地向着楼里走去。

进楼前,我看了眼语鑫妍,发现她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我猜可能以为王丹丹回来后,我再不会对她好了。

我拉着王丹丹停了下来,当语鑫妍走过来的时候,我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一边一个地向着电梯走去。

语鑫妍被我抓住后,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笑容,那种幸福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李红红并没有上楼,而是去了诊所,行李都由吴阿飞向楼上搬动了。

晚上,我们又在小区内的那家火锅店吃的,本想去市区吃点好的,可是丹丹想吃火锅,没办法,只能顺从她的意思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女儿,必竟她的房间被我给了语鑫妍。

我去了赵雅欣家。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竟然发现张倩和李红红都在这。

她们刚才不是走了吗?

“王叔,没想到我们会回来吧?”李红红拉着我坐在沙发。

“真没想到,既然没有走的话,我就给你们吃好吃的怎样?”我坏笑地拉过张倩,把她和李红红共同搂在了怀里。

“吃就吃,谁怕谁?不过,你不怕丹丹姐听到吗?”李红红说道。

“那怎么办?”我问道。

“上我家吧!哲明和孩子们已经走了。”张倩羞涩地说道。

我连忙转头向她看去,这还是张倩第一次这么主动。

“行,你们到楼下等我,我跟丹丹和鑫妍说一声,明天早上找不到我又是事了。你们还不知道丹丹的脾气吗?唉,看来,我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我站起向着家里走去。

张倩和李红红紧随着走了出来,等她们走进电梯后,我才打开家里的防盗门。

“爸,你怎么还没睡呢?”

进屋后,王丹丹和语鑫妍穿着睡衣正坐在沙发上聊着天,见我进来后,她们一同看向了我。

“你欧阳叔叔打来电话,说医院有个病人,让我过去看一下,我过来告诉你们一声。”我微笑地说道。

王丹丹慢慢地皱起了眉,惹有所思地看着我,想要从我的神情上看出问题。

“爸,你快去吧,还是上次那个病人吗?也怪可怜的。”语鑫妍装做伤感的样子说道,可是小眼睛却对我挤了挤。

“就是那个病人,现在能看见东西了,不过这里还有些问题。”我急忙接着语鑫妍的话说了下去。

王丹丹见语鑫妍这么说后,点了点头,冲着我笑着说:“爸,那你注意点身体,如果一会完事了,就赶快回来休息。”

“行,我知道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说完,我快速地夺门而逃。

我最怕的就是女儿丹丹,她那双眼睛就好像能看穿我一样,我在她的面前跟本没有任何的遮挡。

走进电梯后,我为自己默默地祷告着,盼望着丹丹早日回到国外的学校里去。

人很矛盾,不在身边的时候是思念,等人在身边的时候,就开始害怕起来。

我就是这样的人。

下楼后,坐上张倩的车向着她家驶去。

到了她家后,两人就像我扑了过来。

在北极村的半个多月里,我们跟本没有机会,每天看着赵雅欣和李红红在身边,又吃不到的感觉,十分难受。

我快速地褪掉身上的衣物,拥着李红红和张倩向着卧室走去。

李红红边走边脱着衣服,小嘴不停地向我索要着香吻。

张倩比较含蓄一些,她迷离的眼睛看着李红红和我,随着我们的走动,慢慢地移动着,身体上的衣服最后还是我给脱掉的。

“王叔,我想吃好吃的!”李红红娇喘地说道。

“可是我就一个好吃的,你们两个谁先吃呀?”我笑着说道。

李红红转头看向了张倩,随后两个人相互笑了一下,把我按倒在床上,李红红大笑地说道:“倩姐,你先来。每次都是王叔喂咱们好吃的,我也要喂他吃好吃的。”

宁静的夜晚被李红红和张倩那娇荡的叫声打破,伴随着窗外的飘雪,令人陶醉。

“辰军,你回来了吗?”

清晨,我刚醒来,欧阳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昨晚刚回来,怎么了?”我问道。

“你现在马上来医院,有二十七个幼儿园的孩子急诊,你过来就知道了。”

说完,欧阳杰挂掉了电话。

我急忙穿好衣服,下楼打了辆出租车向着六院赶去。

我赶到六院的急诊楼时,被欧阳杰安排的人叫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初步数了一下,差不多三十多个,而且不少都是熟悉的面孔。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十分严重,情况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在座的各位都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如果不是这次情况紧急,也不可能把大家抽调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TAG标签: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1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