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发型 > 流行发型

验证北京老熟女60 强制虐茎小说

来源:转载于网络   时间:2021-10-13 17:21:11   责编:


  初一下学期的时候,班级里转来一个女孩子叫苏媚,当我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苏媚我认识,跟我小学是同学,家里特别有钱,bàbà是个什么处~长,但是半年~前她就应该去市里读初中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转了回来。

 

  苏媚这个人在小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骨子里很风~sāo,很早熟,才十几岁胸就发~育的很大,穿丝~袜,跟学校的几个小混混玩的挺近的,还经常好哥~哥好哥~哥的叫人家,小小的年纪就学人家穿黑sè袜,超短裙,露着大白tuǐ,因为家里有钱,苏媚就像是一个公主,那些小混混也喜欢跟苏媚一起玩。

 

  按理说我跟苏媚是没什么联~系的,但是我之所以看到苏媚吓了一跳是因为,她是知道我家什么样的,我怕他把我bàbà是个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一直听着头没说话,但是偏偏老~师开口了,就让苏媚坐到了我的身边。

 

  之前苏媚还没看到我,很坦然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其实大家都挺羡慕的,因为今天的苏媚扎个马尾辫,一身紧身的牛仔裤,小~tuǐ又细又直,特别有女神范,背着的书包也是纪~念款,手里拿着高档的智能机,耳朵上一个耳~机十分潮liú。

 

  当苏媚走到我身边发现是我的时候,顿时眼神中闪过一丝厌è,,她没说话坐在我旁边,第一件事就是把桌子稍微往旁边拉了一点,很明显是看我不shuǎng,当时老~师就问苏媚为什么拉桌子,而苏媚也一点都不给我留面子:“报告老~师,张~宇身上有一股味!”

 

  见苏媚这么说,我的脸上一阵发烫,班级同学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也有人好奇苏媚是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但是我根本不敢还口,我不敢得zuì苏媚,我怕她一生气在我把我bà是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现在这个平静的生活真的来之不易。

 

  我的忍声tūn气换来的是苏媚一脸的得意,我心里暗骂苏媚这个sǐ三八,本以为我不惹她这件事就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我来上学的时候,班级里的同学就对着我指指点点,好像是在说什么神~经病得到事情,我当时心里咯噔一声,走到我的座位冷着脸问道:“苏媚,你他~mā是不是宣~传我什么坏话了?”

 

  我本以为我生气了,苏媚就能害怕的,谁知道面对我的质疑,苏媚坐在做卫生没有一点的慌张,很淡然的看着我:“怎么了?我就说了怎么了?有事还不让说啊,你bàbà就是个神~经病,我说的有什么错吗,不服你让你bàbà来学校大家看看啊!”

 

  说着,苏媚还越来越嚣张,直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大家注意了啊,张~宇的bàbà是个神~经病,以后大家都离张~宇远一点啊,谁知道他有没有遗传他bàbà!”

 

  苏媚的话,让我一下子就懵了,班级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好不容易换了个学校摆拖了自己的家世,没有人在笑话我,现在被苏媚一下子全说了出来,我感觉我下不来台,直接甩手给了苏媚一个嘴巴~子,红着脸吼道:“滚,你给我闭嘴!”

 

  苏媚平时混的这么diǎo,就这么被我打了一个嘴巴~子肯定不算完,当即瞪大了眼睛指着我:“张~宇,你他~mā敢打我?”

 

  我没有理会苏媚,就任凭她自己一个人在那基哇乱叫,反正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她要是还敢上来打我,那我就打她,我一个男的还怕她一个女的不成,而苏媚也知道她打不过我,骂了一会见我不答理她,便摔门走了。

 

  苏媚走之后我一直趴在桌子上,我倒是不怕苏媚找~人来报复我,只不过现在我bà是神~经病的事情再次被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今天再也没办fǎ抬起头了,苏媚一节课都没回来,我也在桌子上趴了一节课。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班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门口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我还听说过,是隔壁班级混的挺diǎo的一个小混混,叫孙凯,当时我看到他来了的时候,都感觉到头皮发~麻,我没想到苏媚才刚转来,就认识这么吊的人。

 

  带人来的苏媚直接走到我的面前,一脚把我桌子踹翻了,一只手揪着我的耳朵:“来啊,张~宇,你不你~mā牛bī吗,打我嘴巴~子是吧,长这么大我bàmā都没打过我,你算老几啊?”

 

  我抬头看了一眼苏媚,她身后站着孙凯,孙凯身后还站着好几个人,一个个的都坐在桌子上,脚踩着凳子,好像都等着要打我,旁边还站着女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苏媚一个劲的揪着我耳朵,我挺不耐烦的,就一把把苏媚的手甩开了,但是我这个动作,一下子把孙凯激怒了,孙凯上来给我一个嘴巴~子,一个没打过瘾,回手又是一个,打的我耳朵嗡嗡响。

 

  孙凯说我疯了吧,谁的马子都敢打,说完便招呼后面的几个男人,好几个男生上来给我一顿踹,我一只手我这脑袋,一只手握着裤裆,剩下的随便他们打,反正也打不sǐ我。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旁边那个挺文静的小女生拽着苏媚的胳膊:“好了,苏媚,教训教训就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校花跪在胯下给我口_被绑到公厕当人肉高H

  “呦?我说唐雅,你怎么今天~朝着外人说话啊,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苏媚当时吊儿郎当的,不知道在哪nòng了盒烟,啪的一声自己抽~了起来,我当时还心想这苏媚果然是sāo,这么小就知道抽烟。

 

  见苏媚这么说,那个叫唐雅的学~生白了苏媚一眼,嗔怪道:“苏媚你瞎说什么呢,我根本不认识他,只是觉得他挺可怜的,而且bàbà还是个神……”

 

  唐雅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觉得不对劲,赶紧咽了回去,他们打完我走之前还没忘了拎起个凳子zá在我身上,jǐng告我以后再手剑就给我tuǐ敲断它,我没朋友,我也知道我打不过他们,所以干脆我也没还手,我寻思打一顿就拉倒了。

 

  但是苏媚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我不能打她那我可以换种方式整她,找~人把我打了一顿的苏媚就跟没事人一样,一下午就坐在我旁边听歌,我也懒得理她,晚上回家的时候,今天我bà出奇的没喝酒,但是精神还是不正常,在那坐着撕卫生纸。

 小学六年里,我的人缘非常差,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神~经病的bàbà,怕我是遗传我bàbà也有神~经病,都离我远远的,我走在学校经常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背地里讨论我,为此我没少和人打架,直到我上了初中,我都没什么朋友。

 

  我的初中也是在镇子里一所初中上的,不是什么好学校,因为我bà有精神病,我还要照顾我bà,所以我也没去城里,换了所学校其实我挺开心的,因为绝大部分知道我背景的同学都去市里了,新学校没什么人认识我,也都不会在嘲笑我,我活的挺开心的。

 

  初一下学期的时候,班级里转来一个女孩子叫苏媚,当我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苏媚我认识,跟我小学是同学,家里特别有钱,bàbà是个什么处~长,但是半年~前她就应该去市里读初中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转了回来。

 

  苏媚这个人在小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骨子里很风~sāo,很早熟,才十几岁胸就发~育的很大,穿丝~袜,跟学校的几个小混混玩的挺近的,还经常好哥~哥好哥~哥的叫人家,小小的年纪就学人家穿黑sè袜,超短裙,露着大白tuǐ,因为家里有钱,苏媚就像是一个公主,那些小混混也喜欢跟苏媚一起玩。

 

  按理说我跟苏媚是没什么联~系的,但是我之所以看到苏媚吓了一跳是因为,她是知道我家什么样的,我怕他把我bàbà是个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一直听着头没说话,但是偏偏老~师开口了,就让苏媚坐到了我的身边。

 

  之前苏媚还没看到我,很坦然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其实大家都挺羡慕的,因为今天的苏媚扎个马尾辫,一身紧身的牛仔裤,小~tuǐ又细又直,特别有女神范,背着的书包也是纪~念款,手里拿着高档的智能机,耳朵上一个耳~机十分潮liú。

 

  当苏媚走到我身边发现是我的时候,顿时眼神中闪过一丝厌è,,她没说话坐在我旁边,第一件事就是把桌子稍微往旁边拉了一点,很明显是看我不shuǎng,当时老~师就问苏媚为什么拉桌子,而苏媚也一点都不给我留面子:“报告老~师,张~宇身上有一股味!”

 

  见苏媚这么说,我的脸上一阵发烫,班级同学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也有人好奇苏媚是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但是我根本不敢还口,我不敢得zuì苏媚,我怕她一生气在我把我bà是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现在这个平静的生活真的来之不易。

 

  我的忍声tūn气换来的是苏媚一脸的得意,我心里暗骂苏媚这个sǐ三八,本以为我不惹她这件事就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我来上学的时候,班级里的同学就对着我指指点点,好像是在说什么神~经病得到事情,我当时心里咯噔一声,走到我的座位冷着脸问道:“苏媚,你他~mā是不是宣~传我什么坏话了?”

 

  我本以为我生气了,苏媚就能害怕的,谁知道面对我的质疑,苏媚坐在做卫生没有一点的慌张,很淡然的看着我:“怎么了?我就说了怎么了?有事还不让说啊,你bàbà就是个神~经病,我说的有什么错吗,不服你让你bàbà来学校大家看看啊!”

 

  说着,苏媚还越来越嚣张,直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大家注意了啊,张~宇的bàbà是个神~经病,以后大家都离张~宇远一点啊,谁知道他有没有遗传他bàbà!”

 

  苏媚的话,让我一下子就懵了,班级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好不容易换了个学校摆拖了自己的家世,没有人在笑话我,现在被苏媚一下子全说了出来,我感觉我下不来台,直接甩手给了苏媚一个嘴巴~子,红着脸吼道:“滚,你给我闭嘴!”

 

  苏媚平时混的这么diǎo,就这么被我打了一个嘴巴~子肯定不算完,当即瞪大了眼睛指着我:“张~宇,你他~mā敢打我?”

 

  我没有理会苏媚,就任凭她自己一个人在那基哇乱叫,反正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她要是还敢上来打我,那我就打她,我一个男的还怕她一个女的不成,而苏媚也知道她打不过我,骂了一会见我不答理她,便摔门走了。

 

  苏媚走之后我一直趴在桌子上,我倒是不怕苏媚找~人来报复我,只不过现在我bà是神~经病的事情再次被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今天再也没办fǎ抬起头了,苏媚一节课都没回来,我也在桌子上趴了一节课。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班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门口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我还听说过,是隔壁班级混的挺diǎo的一个小混混,叫孙凯,当时我看到他来了的时候,都感觉到头皮发~麻,我没想到苏媚才刚转来,就认识这么吊的人。

 

  带人来的苏媚直接走到我的面前,一脚把我桌子踹翻了,一只手揪着我的耳朵:“来啊,张~宇,你不你~mā牛bī吗,打我嘴巴~子是吧,长这么大我bàmā都没打过我,你算老几啊?”

 

  我抬头看了一眼苏媚,她身后站着孙凯,孙凯身后还站着好几个人,一个个的都坐在桌子上,脚踩着凳子,好像都等着要打我,旁边还站着女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苏媚一个劲的揪着我耳朵,我挺不耐烦的,就一把把苏媚的手甩开了,但是我这个动作,一下子把孙凯激怒了,孙凯上来给我一个嘴巴~子,一个没打过瘾,回手又是一个,打的我耳朵嗡嗡响。

 

  孙凯说我疯了吧,谁的马子都敢打,说完便招呼后面的几个男人,好几个男生上来给我一顿踹,我一只手我这脑袋,一只手握着裤裆,剩下的随便他们打,反正也打不sǐ我。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旁边那个挺文静的小女生拽着苏媚的胳膊:“好了,苏媚,教训教训就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呦?我说唐雅,你怎么今天~朝着外人说话啊,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苏媚当时吊儿郎当的,不知道在哪nòng了盒烟,啪的一声自己抽~了起来,我当时还心想这苏媚果然是sāo,这么小就知道抽烟。

 

  见苏媚这么说,那个叫唐雅的学~生白了苏媚一眼,嗔怪道:“苏媚你瞎说什么呢,我根本不认识他,只是觉得他挺可怜的,而且bàbà还是个神……”

 

  唐雅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觉得不对劲,赶紧咽了回去,他们打完我走之前还没忘了拎起个凳子zá在我身上,jǐng告我以后再手剑就给我tuǐ敲断它,我没朋友,我也知道我打不过他们,所以干脆我也没还手,我寻思打一顿就拉倒了。

 

  但是苏媚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我不能打她那我可以换种方式整她,找~人把我打了一顿的苏媚就跟没事人一样,一下午就坐在我旁边听歌,我也懒得理她,晚上回家的时候,今天我bà出奇的没喝酒,但是精神还是不正常,在那坐着撕卫生纸。

 小学六年里,我的人缘非常差,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神~经病的bàbà,怕我是遗传我bàbà也有神~经病,都离我远远的,我走在学校经常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背地里讨论我,为此我没少和人打架,直到我上了初中,我都没什么朋友。

 

  我的初中也是在镇子里一所初中上的,不是什么好学校,因为我bà有精神病,我还要照顾我bà,所以我也没去城里,换了所学校其实我挺开心的,因为绝大部分知道我背景的同学都去市里了,新学校没什么人认识我,也都不会在嘲笑我,我活的挺开心的。

 

  初一下学期的时候,班级里转来一个女孩子叫苏媚,当我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苏媚我认识,跟我小学是同学,家里特别有钱,bàbà是个什么处~长,但是半年~前她就应该去市里读初中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转了回来。

 

  苏媚这个人在小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骨子里很风~sāo,很早熟,才十几岁胸就发~育的很大,穿丝~袜,跟学校的几个小混混玩的挺近的,还经常好哥~哥好哥~哥的叫人家,小小的年纪就学人家穿黑sè袜,超短裙,露着大白tuǐ,因为家里有钱,苏媚就像是一个公主,那些小混混也喜欢跟苏媚一起玩。

 

  按理说我跟苏媚是没什么联~系的,但是我之所以看到苏媚吓了一跳是因为,她是知道我家什么样的,我怕他把我bàbà是个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一直听着头没说话,但是偏偏老~师开口了,就让苏媚坐到了我的身边。

 

  之前苏媚还没看到我,很坦然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其实大家都挺羡慕的,因为今天的苏媚扎个马尾辫,一身紧身的牛仔裤,小~tuǐ又细又直,特别有女神范,背着的书包也是纪~念款,手里拿着高档的智能机,耳朵上一个耳~机十分潮liú。

 

  当苏媚走到我身边发现是我的时候,顿时眼神中闪过一丝厌è,,她没说话坐在我旁边,第一件事就是把桌子稍微往旁边拉了一点,很明显是看我不shuǎng,当时老~师就问苏媚为什么拉桌子,而苏媚也一点都不给我留面子:“报告老~师,张~宇身上有一股味!”

 

  见苏媚这么说,我的脸上一阵发烫,班级同学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也有人好奇苏媚是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但是我根本不敢还口,我不敢得zuì苏媚,我怕她一生气在我把我bà是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现在这个平静的生活真的来之不易。

 

  我的忍声tūn气换来的是苏媚一脸的得意,我心里暗骂苏媚这个sǐ三八,本以为我不惹她这件事就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我来上学的时候,班级里的同学就对着我指指点点,好像是在说什么神~经病得到事情,我当时心里咯噔一声,走到我的座位冷着脸问道:“苏媚,你他~mā是不是宣~传我什么坏话了?”

 

  我本以为我生气了,苏媚就能害怕的,谁知道面对我的质疑,苏媚坐在做卫生没有一点的慌张,很淡然的看着我:“怎么了?我就说了怎么了?有事还不让说啊,你bàbà就是个神~经病,我说的有什么错吗,不服你让你bàbà来学校大家看看啊!”

 

  说着,苏媚还越来越嚣张,直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大家注意了啊,张~宇的bàbà是个神~经病,以后大家都离张~宇远一点啊,谁知道他有没有遗传他bàbà!”

 

  苏媚的话,让我一下子就懵了,班级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好不容易换了个学校摆拖了自己的家世,没有人在笑话我,现在被苏媚一下子全说了出来,我感觉我下不来台,直接甩手给了苏媚一个嘴巴~子,红着脸吼道:“滚,你给我闭嘴!”

 

  苏媚平时混的这么diǎo,就这么被我打了一个嘴巴~子肯定不算完,当即瞪大了眼睛指着我:“张~宇,你他~mā敢打我?”

 

  我没有理会苏媚,就任凭她自己一个人在那基哇乱叫,反正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她要是还敢上来打我,那我就打她,我一个男的还怕她一个女的不成,而苏媚也知道她打不过我,骂了一会见我不答理她,便摔门走了。

 

  苏媚走之后我一直趴在桌子上,我倒是不怕苏媚找~人来报复我,只不过现在我bà是神~经病的事情再次被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今天再也没办fǎ抬起头了,苏媚一节课都没回来,我也在桌子上趴了一节课。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班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门口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我还听说过,是隔壁班级混的挺diǎo的一个小混混,叫孙凯,当时我看到他来了的时候,都感觉到头皮发~麻,我没想到苏媚才刚转来,就认识这么吊的人。

 

  带人来的苏媚直接走到我的面前,一脚把我桌子踹翻了,一只手揪着我的耳朵:“来啊,张~宇,你不你~mā牛bī吗,打我嘴巴~子是吧,长这么大我bàmā都没打过我,你算老几啊?”

 

  我抬头看了一眼苏媚,她身后站着孙凯,孙凯身后还站着好几个人,一个个的都坐在桌子上,脚踩着凳子,好像都等着要打我,旁边还站着女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苏媚一个劲的揪着我耳朵,我挺不耐烦的,就一把把苏媚的手甩开了,但是我这个动作,一下子把孙凯激怒了,孙凯上来给我一个嘴巴~子,一个没打过瘾,回手又是一个,打的我耳朵嗡嗡响。

 

  孙凯说我疯了吧,谁的马子都敢打,说完便招呼后面的几个男人,好几个男生上来给我一顿踹,我一只手我这脑袋,一只手握着裤裆,剩下的随便他们打,反正也打不sǐ我。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旁边那个挺文静的小女生拽着苏媚的胳膊:“好了,苏媚,教训教训就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呦?我说唐雅,你怎么今天~朝着外人说话啊,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苏媚当时吊儿郎当的,不知道在哪nòng了盒烟,啪的一声自己抽~了起来,我当时还心想这苏媚果然是sāo,这么小就知道抽烟。

 

  见苏媚这么说,那个叫唐雅的学~生白了苏媚一眼,嗔怪道:“苏媚你瞎说什么呢,我根本不认识他,只是觉得他挺可怜的,而且bàbà还是个神……”

 

  唐雅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觉得不对劲,赶紧咽了回去,他们打完我走之前还没忘了拎起个凳子zá在我身上,jǐng告我以后再手剑就给我tuǐ敲断它,我没朋友,我也知道我打不过他们,所以干脆我也没还手,我寻思打一顿就拉倒了。

 

  但是苏媚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我不能打她那我可以换种方式整她,找~人把我打了一顿的苏媚就跟没事人一样,一下午就坐在我旁边听歌,我也懒得理她,晚上回家的时候,今天我bà出奇的没喝酒,但是精神还是不正常,在那坐着撕卫生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TAG标签: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1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