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发型 > 流行发型

武则天肉文_残忍开了女友的后门_

来源:转载于网络   时间:2021-10-13 17:00:29   责编:

本文是关于武则天肉文的最新文章以及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小林精彩内容充分展示开了,后门,武则天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弹指瞬间,随岁一个宋字没写完,粉笔头直愣愣落在了脑门上。
啊——”
少女捂着自己的脑袋,眼神中带着些懵懂抬起头。
——随岁!你又在想什么!”
高亢的声音将随岁从睡梦中拉了起来。
她猛地从床上惊坐起来,喘着粗气,胸口上下起伏着。
密密麻麻的汗珠浸湿了发丝。

文学

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凌晨三点。
视线划过四周,是伦敦,不是梨川。
是梦,随岁拍了拍胸口安慰自己,缓着自己的情绪。
随岁呼出一口气,随意的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接着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干涸的嘴唇被润湿,舒服了许多。
杯子放回理石台面,清脆的碰撞声回荡在夜晚,伴随着的还有雨点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
随岁被这声音吸引了视线,头别向窗户。
凌晨三点,睡意全无,因为一个梦。
站了一会儿,终于有了动作。
随岁掏出手机,翻出通话记录最上面的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几声提示音之后,对面的人接起来。
懒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喂?怎么这时候打给我。”
随岁抿了抿唇,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阵沉默。
人呢,怎么不说话。”
随岁抬眸,见到雨滴从玻璃滑落时带过的一道痕迹,莫名的孤寂感涌了上来。
对面的人仿佛也感觉到不对劲。
怎么了这是。”
随岁终于开口,吸了吸鼻子,笑着说:没事,刚刚梦到以前被砸粉笔头的日子了。”
电话另一头的木邵可没想到是这个,接过话:这有啥,这对咱俩不是常事?”
不过我倒是比你强,起码不会被砸了还去找人装哭。”话音刚落,两人都是怔住。
那时候,随岁还在撩拨着宋景迟,有事没事就爱去占个便宜。
木邵可完全就是嘴快,没过脑子就说了。
害怕她想起之前不好的,又赶忙解释:不是,我不是...”
没听见随岁的声音,木邵可慌了,语气中都掺了担心:你没事吧?”
当年随岁将宋景迟追到手又跑了的事情,三中可谓是人人皆知,木邵可语气一顿,觉得自己应该硬气一点,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又转了态度,语气强硬:我告诉你随岁,咱好马不吃回头草,伦敦的风情帅哥多了去,你给我好好把握。”
木邵可豪迈的话钻入随岁的耳朵,随岁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已经习惯木邵可的语出惊人不死不休。
随岁又拿起杯子咽了一口水,想换个话题,便说起了别的。
两人闲聊了几句,一个话题结束后,木邵可突然变得支支吾吾的。
岁岁。”
随岁嗯”了一声。
岁岁...有个事我想了想还是和你说吧,反正今晚都已经提到了。”
说呗。”随岁身子转了个方向,手撑着身后的台子,手指描着上面的纹路,然后等着下文。
木邵可压低了嗓音,又装模作样咳嗽两声清嗓,跟做贼心虚一样。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随岁心底升上。
我前几天在酒吧碰见孟临嘉了。”
随岁眉心一挑,好久没有听到的名字猝不及防的出现在耳边,还有些陌生。
木邵可继续说着:我听他话中的意思是,那谁也去伦敦了。”
宋景迟?”随岁不确定的开口。
木邵可细细斟酌着话语:好像是...但我当时喝了几口酒,没怎么仔细听。”
刹那间,胸腔猛烈的跳动了一下,好像有东西卡在嗓子里,随岁突然失语,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几秒后,她眨了眨眼,稳住声音。
试探问道:他来做什么?”
几秒的沉默越过千里传到话筒另一边。
孟临嘉说...好像是...去见谁?”木邵可回想着,记不太清,说的不是很肯定,不过这些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
随岁被这句话敲醒,反正他见谁都不可能是见她。
眼中划过一瞬的茫然,很快又恢原。
沉默中,随岁的视线透过玻璃,向街道望去。
街道通明,霓虹灯亮的浪漫。
甚至能看到对面高楼与她同个楼层的位置,落地窗前也立着个人影。
随岁身上只穿了个吊带,打算回卧室再套一件。
木邵可还在那头说些什么,她听着,没再多说什么。
岁岁,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是去见你的啊。”木邵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随岁被震惊了差点咳嗽起来。想也没想的就反驳:怎么可能。”
她不是假谦虚,但就算是用头发丝儿想她也不会自恋到这种程度。
随岁这些年来,从未打探过宋景迟的消息,她非常清楚,念头一旦动起,就很难收场。
不过有些消息就算不刻意去留意也会飘到跟前,比如说,在一些猝不及防的时候,手机突然推送出来的新闻。
那上面赫然写着宋景迟的名字。
点进去她才知道,人家现在已经是著名的导演。
上高中那会儿,一直以为宋景迟那样的人,像是会喜欢金融的,没想到最后竟然走了艺术。
再之后,她在电影的结尾见到过宋景迟的名字。
那是这么多年来,唯一算不上牵扯的联系。
随岁承认她在逃避着七年前的事情,她害怕自己后悔,她也不敢回忆宋景迟看她的眼神。所以她会努力的去忽视那个名字,避免想起他的一切。
结束通话后,睡意全然消失,她干脆不睡了,瞧见外面的雨貌似停了,玻璃上只剩了几道细细的痕迹。
随岁将自己收拾了一番,打算出门转转,散散心。
换上一件黑色单衫,披散着的发丝用夹子简单的固定在脑后,浅色的高腰牛仔裤将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包裹起来。
随便的抹了个口红,添了几分气色。
随岁看着镜中的人,试着扬了扬唇角,还算满意。拿起手包出了门。
-
随岁出门后,高耸的大楼暗了一盏灯。
与随岁楼层一样高的十二层、那个立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还在原地通着电话。
能听出是与关系非常好的在说话,语气态度都比较随意。
行了,少操心我的事,没事就挂了吧,我出去趟。”
对面的男声打趣:这么晚不睡觉,要去见谁?”
男人像是懒得搭理,惜字如金般的吐出三个字,似是警告:孟临嘉。”
对面笑声又起。
还没等着对面说什么,他又补充了两句:出去喝两杯,睡不着。”
行行行,不打扰你,不过说起来,意萱好像也在伦敦,你和她一起呢?”
男人抖了抖手中的烟灰,星点的火光在指尖闪烁,他语气漫不经心:没有。”
得,我知道了,宋景迟,你就这样耗着吧。”
......
街道上积下了小小的水洼,还泛着光影。
下雨过后的空气有些许凉意,她有点后悔没有拿件外套。不过好在不远,拐个弯就是一家清吧。
她闲着没事也会过来喝两杯。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黑色的底牌上写着几个字母——SEEBISTRO
随岁进门,里面放着舒缓的爵士音乐,灯光柔和的朦胧,是个很有情调的地方。
随岁直接坐在前面吧台,调酒师是个中国人,对随岁也有印象。
柳眉弯弯,眼睛仿佛潋滟着春光,鼻侧还有一个不显眼的黑色小痣,好似明艳张扬的玫瑰。
反正就是一个漂亮的东方面孔。
调酒师笑着对随岁打了个招呼,随岁扬起眉眼回应他。
调杯甜一点的。”心情不好就要来点甜的,这是随岁一贯的坚持。
随岁的位置背对门口,一进门就能见到她背影。
坐下不久就人刚进来就想过来搭讪。
随岁低头不语,一幅与外界隔绝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酒上来了。
冰块雕凿成杯子,透出液体淡粉的颜色,酒上面还浮着几朵花,非常漂亮
随岁看着心情好了不少,扬起头夸赞了几句。
周围音乐在继续,耳边除了音乐就是交谈声。
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门又被打开,有人进来。
进来的男人也是熟悉的东方面孔,宽肩长腿,零碎的发丝遮在额前,垂着眸子在看右手上亮着的屏幕。
随后,男人收了手机,抬头准备寻一个位子,神色淡淡,黑瞳一圈儿还没有扫完,就忽然顿在原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TAG标签: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1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