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发型 > 流行发型

宝贝快拉开拉链掏出来_医生检查h_

来源:转载于网络   时间:2021-09-15 11:00:01   责编:

本文是关于宝贝快拉开拉链掏出来的最新文章以及公主在寝宫被轮流精彩内容充分展示拉链,医生检查,宝贝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江酌拿着瓶子,走到前台付款。
他踌躇了一会儿开口:可以包装一下吗?”
那我给你拿礼盒装?”
江酌轻轻点头。
柜台前的大姐姐瞥了他一眼,边包边说:送人的?”
嗯。”
她笑了笑,把手里的彩纸往礼盒上裹了一圈,服帖后又说:送给女朋友的?”

文学

江酌脸一红,结结巴巴地否认:不是……是送同学的。”
大姐姐看了他一眼,笑着没说话,弄完后她把盒子装进礼袋,递给江酌,小同学,祝你顺利哦。”
说罢冲江酌眨了眨眼。
江酌:……”
上星期林小小打碎了她的杯子,一个星期都没见她带水杯,她应该没有买新的吧?
江酌揣着怀里的礼袋,暗自猜测。
耳边莫名回响起柜台那个姐姐的话,江酌脸微烫,内心冒出一丝小雀跃。
突然间,一辆电动车从背后杀上来,车头撞到江酌半边身子后又拐到另一边去,不一会儿停下来。
江酌摔在地上,礼袋掉落在一旁。
他艰难地撑起半身,后腿根疼得发麻,听到不远处有人在骂。
妈的,死瘸子,叫了半天都不知道让的,不知道老子在练车啊。”
我靠,陈哥,你别把别人另外一条腿撞瘸了。”
江酌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捡起礼袋,拍了拍表面尘土。
这不还没瘸,走了!”
说完,载着两人的电动车发动,呼啸着消失在道上。
*
到家后,江酌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江寓林敲了敲浴室门,有些担忧:你裤子怎么那么脏,是不是摔倒了?”
嗯,不小心摔了一跤。”
严重吗?走路要当心啊。”
没事。”
江寓林离开后,江酌打开花洒,他闭紧眼,任由细细密密的小水柱打在脸上。
脑海里猛然闪过大货车迎面直来的画面,他赶紧搓了搓脸。
耳边响起尖锐的紧急刹车声,脑海里重新浮现起那个场景,弹出的安全气囊,还有……他搓脸的手顿了下来。
那个上半身斜在驾驶位上满脸血的女人
江酌浑身发抖,他拧用力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直到感受到疼痛,回忆才渐渐从脑海里消退。
冷静地冲了一会儿澡,他歪了歪身体,查看被撞的部位。
一大片淤青。
按一下疼得人起跳。
江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眶泛酸,为什么?
他一点都不想要这样。
江酌头上挂了条毛巾,半天才从浴室里踏出来。
客厅里坐着姜灵,她把浅色的头发简单地挽在脑后,用鲨鱼夹定着,恬静地坐在椅子上。
看见江酌,她露出一个微笑,但是下一秒就被他无视了。
江酌半个眼神都没往客厅里探,转身去了卧室。
姜灵收回目光,有些低落。桌子上放着她亲手烘焙的小甜品,想了会儿,她拿着本子写下几个字给江寓林。
江寓林笑着挥挥手,你去吧。”
江酌从书包里掏出一堆练习题,正准备埋头写,忽然传来敲门声。
门是虚掩着的,房间没开灯,只有一盏台灯散着白光笼着桌前的江酌。
门被轻轻推开,客厅的光泄进来,长长的光线一路延伸到窗帘上,门缝里悄然探出一颗小脑袋。
背着光,姜灵的轻轻地眨了眨眼。
有什么事?”
他的嗓子哑哑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姜灵进了半边身子,举着手里的盘子,上面摆放着几个精巧的小糕点。
江酌看清后,转过头,目光重新放在题目上,我不吃,你走吧。”
安静了一会儿,房间里只剩写字的唰唰声,江酌停下笔,回头一看,姜灵还举着盘子在房门口。
他叹了口气,起身开了灯。
突如其来的强光,姜灵不适地眯了眯眼睛,江酌走到她跟前接过她手里的盘子,行了,你可以走了。”
姜灵拿出本子,亮出事先写好的字。
【尝一下味道。】
江酌的眼神和她僵持了几秒,姜灵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彻底败给她了,他把门拉开,你进来吧。”
姜灵轻轻笑了一下,又怕他反悔似的,快速钻进房里,顺手合上了门。
她眼尖,一进门就注意到江酌腿背上的乌青,刚升起的笑容又落了下去。
江酌回到书桌前,姜灵默默地坐在床沿,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你的腿怎么了?】
他拿起一块糕点,正要放进嘴里,看见她写的,动作滞了一下,很快便一口吃掉。
没什么……摔的。”
姜灵盯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表情里找出什么破绽,但江酌很淡然,吃完后他惊讶地睁圆眼,这是你自己做的?”
【好吃吗?】
江酌诚实地点点头。
姜灵笑了一下,仍不死心地继续在纸上写。
【不过,你的腿是怎么摔成这样的?】
【会很疼的吧?】
【擦药了吗?】
见江酌怔住了,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写了句。
【我昨天也摔了一跤,但没你这么严重。】
气氛有些尴尬,姜灵眼神乱瞟,看见床头放着一个可爱的小礼袋,她呆呆盯了几秒,江酌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立马站了起来。
这是别人送给我的。”
他跌跌撞撞地走上去,把礼袋塞进书桌的抽屉。
姜灵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撇了撇嘴,紧张什么,她不过看了两眼而已。
时间不早了,姜灵起身准备回家,江酌想了想,跟着站起来,把她送到了楼道口。
姜灵手搭在扶手上,跟江酌摆了摆手,嘴型在说:晚安。”
刚上几节台阶,她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
姜灵。”
她回头,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这是江酌第一次叫她全名。
江酌站在门口,挠了挠头,艰难地开口:晚……安,谢谢你的甜点。”
姜灵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小小的,整齐又洁白的糯米牙。
待江酌进屋关上门,姜灵激动得想喊出声,她心情大好,一蹦一跳地上了楼。
*
今天是孙温怡生日,她特地来迟了些。
桌子上放着大大小小的礼物袋,孙温怡捂着嘴,不知所措地说:都是谁送的呀……”
她把礼物袋整整齐齐地放在桌脚,腾出一块桌面,拿出一本书放着。
座位周围的人纷纷扭头对她说生日快乐。
孙温怡笑得灿烂,目光落到身后,魏青天趴在桌面上睡觉。
她的笑容又淡了下去。
上完一节课,其他班过来了不少人,男的女的都有,嘻嘻哈哈的,送上一堆礼物。
孙温怡拎着两手的礼物袋,笑得有些疲倦。
她把礼物规整了一下,大的放桌脚,小的塞抽屉,还有一些没地儿放,就请求同桌叶子挪个位置让她塞一塞。
课间趁人不注意,她假装捡笔弯下腰去翻了翻礼袋,里面的贺卡大多都有备注姓名,找了半天,愣是没看见魏青天”这三个大字。
孙温怡泄气极了。
上午的课快结束,孙温怡上完厕所刚好遇见从男厕出来的魏青天。
她委屈得要命,走上前直截了当地问。
魏青天,我的礼物呢?”
哈?”魏青天摸不着头脑,礼物不都在你桌子下吗?”
你别给我装傻,”孙温怡气死了,我说的是你送的!”
那么多人送你礼物,不缺我一个吧,”魏青天望见不远处的球友,急忙跟她道别,我去打球了,下次再补给你哈,拜拜。”
*
江酌伸手摸着书包深处硬硬的礼盒,叹了口气。
他没勇气送。
那么多人送给孙温怡礼物,他这个是不是太寒酸了?
该怎么开口呢?
江酌偷偷往孙温怡的方向探了一眼,她看上去似乎心情不太好,发生什么了?
周围人太多了,他又默默地把目光收了回来。
魏青天回到位置上,拍了拍孙温怡的肩头,见她眼圈红红的,他一惊,你哭了?”
谁哭了!”孙温怡打开他的手。
跟你开玩笑的,别哭啊,”魏青天的手钻进抽屉,掏呀掏,套出一个小礼盒,他递给她,你的礼物,刚才是逗你玩的。”
你讨不讨厌啊!”
孙温怡伸手去打他,力道却很轻,魏青天嘻嘻一笑,没躲任由她打,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送给别人了。”
这是给我的,你还想送给谁?”
孙温怡拿走他手里的礼物,气呼呼地转回身。
坐在位置上,孙温怡收起怒颜,勾了勾唇角,把手里的小礼盒单独塞进了书包。
放学,江酌心脏怦怦跳。
班里的人走光了,姜灵本来想等他,但是今天培训班恰好有些事,她只能先走一步。
班里只剩下江酌和孙温怡。
孙温怡在整理地上的礼物,她的好友在隔壁班值日做卫生,她索性留下来等她。
如此天时地利人和。
江酌深吸一口气,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终于站起来。
站得有些急,凳子被他撞到磕在后桌发出异响,孙温怡顺势抬眼看了他一下。
眼神没停留多久她又低下头,孙温怡以为江酌要准备走了。
没想到江酌从位置离开,一步正,一步歪,一点一点地向她走来,他攥紧了手里的礼袋,吞了一口唾沫。
孙温怡。”
孙温怡被他吓了一跳,她左看右看,最后才把视线放在他身上,她慌忙地应:怎么了?”
少年的目光落在凳腿上,一寸都不敢往上抬,他手一伸,把礼袋递上前。
生日快乐。”
他说的很小声,自己都快听不见。
孙温怡不可置信地眨眨眼:送我的?你确定?”
打扫完卫生的女生和刚好踢完球的魏青天一起到了二班教室门口,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呦,温怡,磨蹭什么呢,人家的心意。”
女生倚着门框,笑眯眯。
孙温怡臊红了脸,她抬头,惊讶地看见魏青天回来,瞬间慌了神。
魏青天倒一脸自然,他抱着球满头大汗地回到位置,收拾完书包往肩上一背,笑着挥了挥手:位置留给你们,慢慢聊。”
不是……”
孙温怡想开口,魏青天转身就出了教室。
江酌的脸色不比孙温怡,他默默无言地站在原地,没想到会来人。
无地自容,他感觉。
孙温怡再次抬头看他,面色尴尬又不耐烦,她接过礼物,语气僵硬:谢谢你啊。”
江酌没说话,转身摇摇摆摆地回了座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TAG标签: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1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