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发型 > 流行发型

跳交谊舞下面会淌水吗_大炕上胔儿媳妇儿小说_

来源:转载于网络   时间:2021-09-14 15:00:58   责编:

本文是关于跳交谊舞下面会淌水吗的最新文章以及上楼梯越来越深精彩内容充分展示交谊舞,儿媳妇,炕上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喻唯熳迟迟没动,隔了很长时间,她再次觉得,不值。

开始专访前的话,又重新惹恼了他,是跟这采访犯冲吗,一到采访的时候就吵架。

可是他生气,与她有什么关系。而且,他凭什么以这种口气来质问自己,明明是他骗她,却搞得像她对不起他。

明明错的人,不是她啊。

文学

演播室空间小,温度高,喻唯熳走出门那瞬间,走廊穿堂风过,温度骤低,她感觉有些冷。

屋外的摄制组都不在了,门开着。

怪不得那么冷,喻唯熳加快步伐回到办公室找衣服。刚一进门,屋子里说话声戛然而止。

同事窃窃私语,见她来了立马转头去做自己手头的事。

喻唯熳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没理会,也没去换衣服,坐到位置上披件大衣,喝了口热水。冯青浩然恰时围上来,互看了眼:专访怎么样?”

挺好的,”喻唯熳放下水杯,垂下眼睫,将手中的采访稿整齐放入文件夹里,很顺利。”

啊…”冯青笑笑,顺利就行,不过我看许董怎么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对呢。”

他还是往轻了说的,哪里是不太对,简直是差到一定地步,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别惹我”三个字。

喻唯熳非常确定,之前在演播室她与许贺沉好似对峙争吵的画面,已经被完完整整看到,并传出去了。

即使不知道他们俩说过什么,看脸色也能看出来,那短短几分钟内,绝不是一种愉快融洽的气氛。

也不怪冯青说这话,许贺沉是块肥肉,不知道能带来多少爆点和流量,若是因为她一个人的原因,失去了一个优秀的新闻对象。

损失大,承担不起。

放心啦,这访谈没问题,准备明天发布吧。”喻唯熳有点儿想笑,你们两个大男人,还挺……八卦的。”

记者不都这样,我们这叫有一双善于发现问题的眼睛。”冯青拉了把椅子坐在她桌边,欲言又止。

冯哥,你那双眼睛还发现什么了,一块说出来吧。”

你跟这许董,什么关系啊?看你们俩聊得还挺熟,不像是第一次见,但是你们这不是第一次见面吗,上次在卓誉门口也没说过话啊。”

说了三两句话,表面客客气气,哪里看出来聊得熟了?喻唯熳无奈笑了,没什么关系,我们不是很熟。”

她不准备交代清楚事实,和许贺沉的关系,不是一种能搬上台面上来讲的关系,要她怎么说?难不成说,我跟许贺沉是青梅竹马,我喜欢他好多年,喜欢到被他当备胎耍了四年吗?

电视台办公楼向阳,一出太阳就会被日光笼罩,冬日阳光贫乏,如今却破云而出,射出耀眼的橘红色暖光。

经历过的事不能再重复一遍,如同前一日落下的太阳,落下再让它升回来,不可能的。

*

傍晚,喻唯熳回到出租屋,仍旧是她刚来的样子,屋内没开灯,但是也掩不住杂乱,只有她房间门前那块地方是干净的。

家里好像没人。

手中的晚饭瞬间没了食欲。喻唯熳深吸口气,关上门。

听到关门声,方坤恰好从厨房走出来,带出厨房的光亮。还是昨晚的衣服,蓬头垢面,像是刚起床的样子,手里端着碗泡面,原本惺忪的眼睛,在看到喻唯熳那身职业装时,突地直了。

天如墨色,屋内昏暗,唯有厨房透出来的白色灯光,笔直地照出一片光束,喻唯熳恰好被那光照着。

腰身纤瘦,黑色修身包臀裙,露出一截修长笔直的小腿,本就冷白的皮肤显得更为光洁。

这种眼神,当年她混迹酒吧的时候不知道见了多少,喻唯熳懒得理他,开了房间门锁,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赵琳不在,而方坤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像是个靠女朋友过日子的人。

喻唯熳听着门缝下脚步来回走动的声音,决定以后再晚一些回家。没过多久,她听到大门响了下,屋外重归安静。

人走了。

正吃着晚饭,手机突地响来视频电话,喻唯熳接起。

梁韵和面色有些苍白,但说话声音一分不减:我回家了!”

瘦了不少,”喻唯熳心疼道,刚到吗?”

五点多回的家,已经收拾完了,快出来见个面,我快想死你了。”

好。”喻唯熳起身,将手机放到桌子上,边换衣服边说,去哪儿?”

当然是老地方啊。”

喻唯熳脱衣服的手一顿,家居服卡在手臂的位置上,你刚回来,别喝酒了。”

我没事,你尽管来,”梁韵和语气里满是骄傲,我告诉你,我可是我们单位千杯不醉,你现在不一定得过我!”

喻唯熳无奈:明天还上班,别喝了吧。”

梁韵和有些震惊:你怂了?不是吧,以前你可没这样过,我们酒吧小公主去哪儿啦?”

这什么破名字,喻唯熳笑笑,不想扫了梁韵和的兴,说:好,我现在过去。”

*

喝了个酒酒吧的位置在市中心,那时候商圈里一到晚上热闹得很,喻唯熳下了出租车,慢慢走过去。

现在变了许多,酒吧开得越来越大,周围也不再是几年前的样子,原来酒吧对面的超市换成了一个餐厅,餐厅外部装饰得富丽堂皇,霓虹灯照亮整条街。

喻唯熳走进喝了个酒,入目满是热闹。她在门口站了会儿,一身藏蓝色大衣与酒吧的环境格格不入。

来来往往的人端着酒杯从她面前经过,目光多多少少带了些探究。

人是个十足的美人,就是看着太乖了。

喻唯熳靠墙拿出手机,给梁韵和发消息,恰好此时,服务生走过来,端着盘子,上面放了杯酒:那位先生送您的。”

顺着服务员的方向看过去,是方坤。

手机屏幕亮起来,喻唯熳低头看了眼,迅速回了句话,而后端起酒,朝方坤走过去。

略一打扮,真倒还有个人样。卡座上三两个男人,身边却不乏陪酒的女人,几乎每人抱着两个,方坤也是。

就是不知道他这潇洒样,赵琳看到会怎么想。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看来不仅是个软饭男,还是个十足的渣男。

看见喻唯熳过来,方坤松开搂着女人的胳膊,站起来: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

喻唯熳直接了当:收款码给我。”

方坤疑惑,喻唯熳接着道:酒钱给你。”

这下,方坤笑了,一杯酒而已,都是邻居。”

喻唯熳也笑了,她放下酒杯,玻璃碰撞在桌上,发出清脆一声,还是不了,怕赵琳误会。”

一句话,点到为止,你有女朋友。

又提醒他,你这破事我随时可能告诉赵琳。

方坤脸色愣了几分,显而易见心虚。

喻唯熳转头就走,钱也没给,对于这种人,她给钱都是侮辱自己。

找到梁韵和定好的位置,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来了个熊抱,两人初中认识到现在,三年未见,关系不曾疏远。

几番交谈,喻唯熳换了面孔,不再是安安静静,而是以另一份张扬与梁韵和说话,近乎被她扒得底儿朝天,谈到感情,梁韵和却突然恢复了正经:搞过对象没?”

喻唯熳点了杯低度数的果酒,闻言摇头,没。”

哪有心思。

梁韵和似有似无地叹了口气,究其原因,还不是为了许贺沉,心里明白,但她没敢说出来,又开起玩笑:我看你还是挺有魅力的。”

?”

就刚才那哥们儿,我都看见了,”梁韵和揶揄,是给你送酒了吧,怎么没要?”

喻唯熳厉正言辞:那是我合租室友。”

啊?我看长得也不算差,你……”

打住,有女朋友了。”喻唯熳摇摇头,告诉她方坤是个瞒着女朋友逛夜店,实打实的渣男。

梁韵和是个火爆脾气,听完这人的渣男事迹差点没冲上去给他一拳,连带着点好的酒也扣了一身,被喻唯熳劝说后冷静下来,转头考虑起她的安危。

不行!你赶紧搬出来,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合租,不安全!”

他女朋友还在的,没关系。”

喻唯熳扶她起来,先跟我去洗手间收拾收拾衣服。”

衣服上的酒渍还淌着水,喻唯熳那干纸巾给她擦着,梁韵和冷不丁来了句:唯唯,你怎么变了,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唯唯敢爱敢恨,从不受气,活蹦乱跳的,撒起娇来我都心软,怎么现在不是了呢?”

一晚上的伪装,被揭穿了。

喻唯熳直起身子,沉静地看着梁韵和的眼睛,柔和而又坚定:和和,人总会成熟的,但是我对你,永远长不大。”

梁韵和抽了口气,屁!咱们俩小的时候啤酒当水喝,你,你今天怎么不喝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TAG标签: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1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