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发型设计 > 接发发型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阳瘘的最佳治疗方法

来源:转载于网络   时间:2021-01-09 09:02:45   责编:

我在这样的说服我自己,现在回想起来是我在自欺欺人罢了。

我把手指插入自己的下体,开始给自己和公公手淫自慰,虽然我的手指很细,粗壮程度远远无法和公公的下体相比,但下体传来的快感还是那么的强烈。

我看着父亲粗壮的下体,想象着它此刻就插在我的身体里,想象着我此时就在和它做爱,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那种刺激无与伦比,就算以前和丈夫做爱我都没有享受到。


 文学

我放开自己的声音,带着一点压抑尽情的呻吟,从头顶到我的脚心,全身上下是那么的舒爽,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体会过。

我尽情的享受着,让我忘记了自己和公公的身份,忘记了那些伦理道德,忘记了我的丈夫,忘记了时钟上一点一点走过的时间。

最后,我和公公一起到达了高潮,公公的“牛奶”喷射到了我的脸上和睡裙上,那种带有刺激气味的“牛奶”此刻在我的脸上,像我以前所涂抹的化妆品一样,是那么的湿滑,是那么的充满香气,高潮时刻来临的那一刻,我是那么的迷醉,身体飘了起来,一直飘向空中那白白的云端。

高潮过去了,我的身体因为泄身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那种高潮时候的感觉让我终身难忘,好想时间都停留在我高潮泄身的那一刻。

高潮过后我也清醒了,我都干了什么?我恨自己,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丈夫和公公,我深深的懊悔,充满了对丈夫和公公的愧疚,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我的内心不断的再辱骂着自己。

我突然想到了死,想去自杀,去洗刷自己身上的罪恶。

我像行尸走肉一般擦拭完自己的身体,当我走到了客厅,看到了在客厅婴儿床里熟睡的儿子,再想到卧室里正在醉酒沉睡的丈夫之后,我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为了这个家,我不能有轻生的念头。

我走到浴室开始沐浴,水喷到我的脸上,我的身体上,那种喷射的感觉和公公射精喷射的感觉完全不同。

我一直让水冲刷着我的脸,让自己清醒,让自己冷静。

我一遍一遍的清洗自己的身体,沐浴露用了一遍又一遍,但是我知道,我无论怎么洗我的身体已经不再像以

前那么干净了,至少我的内心已经肮脏不堪,公公喷射在自己身上的“牛奶”彷佛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回到床上,看着还在熟睡中的丈夫,他睡着那么的安详,或许他还不知道,他最爱的妻子刚刚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最让人深恶痛绝的事情,想起丈夫在外的辛苦和委屈……

我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眼泪,眼泪流进了嘴里,咸咸的,但也是苦的,我内心的愧疚久久不能散去,我轻轻在丈夫脸上一吻。

夜里,我失眠了,我怎么睡都睡不着。

由于对丈夫深深的愧疚,也因为我夜里的失眠,早上我早早起来,第一次为丈夫准备了早餐,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以前的时候都是丈夫偶尔为我准备早餐。

看着丈夫那偷笑幸福的样子,我的心里减少了一点负罪感。

其实丈夫为了付出的爱远远要多于我为他付出的。

他需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对他的爱。

或许是昨晚做错事情,突然害怕失去自己的丈夫和家庭,让自己懂得了珍惜,我更加深爱自己的丈夫。

我无法想象没有了丈夫的陪伴我会怎么样,所以我要更加的爱护他,我也不能再伤害他。

清醒过后,我也考虑到了公公。

昨晚只顾着享受,完全没有顾虑公公当时是醉酒没有意识还是装醉。

如果公公当时是清醒的,那么我以后如何面对着自己的公公呢?他会如何看待我这个淫荡的儿媳妇呢?

如果他对丈夫说了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下班过后,我在自己家的楼下久久的徘徊不敢上去。

事情总该要面对,我鼓起了勇气慢慢的走上楼,我走的很慢,我内心多么的希望这个楼梯永远也走不到头,那样我就不用面对着公公。

终于我走到了家门口,我颤抖着双手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门开了,公公正在看电视的身影映入眼帘,公公看到我眼中闪过了惊喜,那种眼神彷佛是等待了我许久一样,公公起身和我说话,我马上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向公公。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习惯,公公问我是不是生病了?看到公公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的神情,我知道公公完全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想到这里我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看到公公,我心里的愧疚又被重新燃起,同时昨晚那种欲望又在心里蠢蠢欲动。

像平常一样,和公公吃饭,收拾屋子。

唯一和以前不同的事情,我看着公公总感觉到害羞,就像一个公主看到了自己心目中白马王子一样,而且我回味着昨晚的感觉,想念着公公下体那雄伟的样子。
老张感受着她温暖的小手的抚摸,越发觉得那里膨胀的厉害,恨不能马上抱住王娇娇,放倒在床上,然后狠狠的占有她。

但是他知道,她能够这样做,已经算是出乎意料了,可不要激怒了她,让她有所怀疑。

“可以再快点吗,马上就好了。”老张喘着粗气。

王娇娇的手都要酸了,红着脸说道“我已经快没力气了呢,张医生你也快点嘛。”

“我这样没办法,如果可以摸一下你的话,也许我可以快点。”老张试探的问道。

王娇娇越发难为情了,但是她还是告诉自己,是为了艺术才这样做,何况,老张并不让她觉得讨厌,所以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他并没有做出格的事。

“好呀,你摸吧,我还等着作画呢。”王娇娇答应了。

老张简直高兴坏了,立刻伸手到她的腿上摸索着,顺着她光滑的大腿内侧朝裙子里游走。

“哎呀,这里不可以摸的张医生,不行。”

王娇娇觉得身子一抖,一股电流涌遍了全身,让她觉得又害羞又舒服。

老张的手法很好,他摸索的恰到好处,又懂得xué位,指尖点过之处,让王娇娇的yu望被一点点的激发出来了。

“那我可以摸你这里吗,这样更快。”老张指着王娇娇的酥xiong。

王娇娇的手没有停,她两手一起抱着老张下面的那东西,一边套弄一边娇喘。

“嗯,那你只能隔着衣服摸噢,可不要乱来。”

老张窃喜,她既然同意了,就有机会把她撩拨的yu罢不能,说不定,她还会同意让他和她缠绵呢。

他迫不及待的,伸手覆盖在她的酥xiong上,虽然隔着衣服,他也有很好的手法,在揉捏和旋转下,王娇娇的酥xiong变化着形状,几乎要从内衣里弹跳出来。

“嗯……张医生,你轻点。”王娇娇浑身酥麻,几乎快站不住了,她眼神也变得迷离。

原本她不过是为了作画,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心思作画了,内心原始的yu望和需求,被老张给点燃了。

她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老张的下面,感受着他的阳刚之气,有些沉迷了。

老张也体会到她的变化,觉得有戏,继续加重手上的力道,把手伸到了她的内衣里,握着她xiong前的rouruǎn,在她的红晕上磨蹭着。

与此同时,伸到了她裙底,碰到了她的内内,那里,居然已经有些湿润了。

“别,不可以的,这里别碰。”

王娇娇一下夹住了腿,最后的一丝理智也失去了,火热的身体越来越烫,脸颊越来越红,她的手更用力的套弄着,慢慢的瘫软了,朝老张靠了过去。

老张直接把她搂在了怀里,更加放肆的摸索着,要开始脱她的衣服了。

王娇娇心慌意乱的,已经如痴如醉,身体无法抗拒这样的感觉,朝他的怀里贴紧了一些。

老张觉得机会来了,直接去脱她的内内,磨蹭着她的两腿。

“啊,不行,张医生,我们不可以这样,我是来请教你学习的,我们不能,嗯……”

不等王娇娇说完,老张已经把她的嘴唇吻住了,让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很快老张就找到了她的舌头,他愉快的吻着她,她在他怀里像是个小绵羊似的,非常的乖巧。

王娇娇挣扎了几下后,推了推老王,却无法抗拒,最终融化在他怀里,任凭他处置。

老张觉得是时候得到她了,抱着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分开了她的两腿,慢慢的褪去她的内裤,随即,一挺身,就朝她的身子进入而去。

刚碰到王娇娇那湿润的地方,王娇娇触电一样的,忽然惊醒了,一丝疼痛,让她好像恢复了理智。

“啊不可以,放开人家。”王娇娇捶打着老张,掐着他咬着他。

老张忍着疼痛,他觉得现在如果松开她的话,以后她只会骂他臭流氓不正经,会非常的讨厌他。

所以,现在非要趁热打铁不可,要不然,只能是前功尽弃了。

到了这最后一步,老张把她摁在了桌子上,压住了王娇娇的手,并且吻着她的嘴唇,不让她发出声音来。

他气喘如牛,非常强硬的朝她那湿润的地方进入,尽管王娇娇奋力的挣扎,可是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张开始占有她。
老张装模作样的,为了不让莫晓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莫晓梅的两腿间,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缓缓的,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

“嗯,好yǎng呀,张医生,你越弄我越yǎng了,怎么回事嘛。”莫晓梅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排du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老张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他需要fā xiè。

这两年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yǎng了。”

莫晓梅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让村里人听见了,那还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

莫晓梅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老张知道,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张医生,我怎么觉得那里更yǎng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du排出来了吗。”莫晓梅紧张的问。

老张想了想,说道“还差一些,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着,背对着我,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事,jiāo给我来就行了。”

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心里暗喜,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

莫晓梅点点头,翻过身来,爬在了床沿上,两腿夹在一起,qiàotun对着老张,然后闭着眼。

“好了,张医生,你可以开始了。”

老张心砰砰跳,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浑圆的i gu,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都关好了,他这才过来,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qiàotun,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xiong。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后面,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

莫晓梅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看,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老张也有点担心,赶快捂着,这时候,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张灵机一动,立刻捂着她的嘴巴。
老张随着光棍汉,摸黑走了一段路,来到了村头的一户人家。

老张朝里面看了看,有一丁点的光,从房间里露出来了。

他发现光棍汉停下来了,就好奇的说道“你说的就是这里吧?”

“对,就是这里呢,我经常来看,看见好几次了,可过瘾呢,都是男人,这样的好事,我只会告诉你的呀。”光棍汉舔了舔舌头,色眯眯的。

老张笑了笑,光棍汉所说的要是属实,那肯定是特别刺激的。

这里是村头最偏僻的一个屋子,在半山腰上,住的是姐妹俩。

姐姐叫王妮妮,妹妹叫王小妮,两个姐妹平时很少出门,但是老张见过,真的是如花似玉。

姐妹俩平时相依为命,但是奇怪的是,眼看她们俩都到了出嫁的年龄了,上门提亲的人都快要踏破门槛了,她们却是只字不提嫁人的事,还经常让提亲的人碰一鼻子灰。

所以,到现在,没人敢随便来上门提亲了。

但是很多人惦记着她们姐妹俩,尤其是村里的很多年轻小伙子们,甚至包括别的村的年轻人。

只可惜,现在她们干脆看见男的来拜访,直接不见了。

“她们俩现在还没睡呢,张医生,我上次偷东西,偶然间发现的,可刺激了,说不定,现在她们又在做那样的事呢。”光棍汉扒着门缝朝里面看。

老张敲了敲他的头,小声的说道“你轻点声音,要是让她们发现了,可不好了。”

“没事的,她们听不见的。”光棍汉似乎很有信心。

“不是养的有狗吗,你看院子里那边。”老张指了指。

果然,有两只狗龇牙咧嘴,似乎要扑上来,随时准备咬人了。

“这都是小事,看我的。”光棍汉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扔过去后,两只狗舔了舔就晕过去了。

“哎呀,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啊,不错。”老张点了点头,没想到他有这一手。

“没办法啊,要谋生,总要点手段,不过张医生,今天你给我上了一课,我以后保证不会做偷鸡摸狗的勾当了,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我这算是送给你的好处,你慢慢欣赏吧,我去买点酒喝,我好几天都没喝着酒了。”

光棍汉笑了笑,朝老张抱了抱拳头,就要走。

“别走啊,把门搞开,你在这里等着好有个伴儿,我平时可不做这样的事。”

老张心里痒痒的,这偷窥的事,他不是不想做,而是为了以防万一。

要不是刚才没有看见苏希儿洗澡,他觉得遗憾,自然不会来这里偷窥王家两姐妹。

“你翻墙进去不就好了。”光棍汉挠挠头。

“男人爬什么墙壁,直接走门,怕什么,快点。”老张催促道。

光棍汉还真有几把刷子,很快就把门打开了,慢慢的推开了,说道“我在外面守着,给你放哨,你快点去。”

老张点点头,慢慢的走到了房间外面的窗户。

当他接着亮光,朝里面看过去,顿时睁大了眼睛。

只见王家两姐妹,此时穿的特别少,只有内衣裹着娇嫩的身子,两个人抱在一起,居然在互相的亲着,眼神迷离十分投入。

老张几十岁的男人了,还是很少看见这样的画面,以前顶多是在电影里看,现实中这是真刺激。

怪不得,光棍汉说很过瘾呢,老张瞬间就血液沸腾的,非常的有感觉。

王妮妮和王小妮完全没有意识到,外面有人在偷看,她们慢慢的互相把对方的内衣褪去了,两个人光着身子,搂抱在一起,彼此磨蹭着,似乎很是享受。

老张瞬间就明白了,她们俩不嫁人,不找男人,是有原因的,原来是好这一口。

如果现在,自己要是在她们俩中间,那不是要幸福死啊,太有感觉了。

“姐,你这里越来越大了噢,简直是水蜜桃呀。”王小妮低头埋在王妮妮的胸前,轻轻的用舌头挑逗着。

“嗯,你这小坏蛋,你的也不小呀,我看你今晚似乎特别的浪。”王妮妮在妹妹两腿间摸索着,弄的她轻轻的娇喘起来,满面绯红。

“姐,你尝过男人的滋味吗,我们要一直这样一辈子吗?”王小妮问道。

王妮妮忽然生气了,使劲的抓她一把酥胸,说道“你别跟我提男人了,男人不是好东西,他们都是毒物,还会让女人生不如死,根本没用的,我们姐妹俩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为什么呀,那,那我们怎么生孩子,这样可以吗?”王小妮懵懵懂懂的问。

“怎么不行呀,我说行就行,你别多嘴了,好好的躺着,我来感觉了。”王妮妮压着妹妹,扭动着小蛮腰,姐妹俩开始纠缠不清的。

老张看的血脉喷张,姐妹的话他也听清楚了,也明白了,怪不得她们不找男人,原来是妹妹不懂这样是不能生孩子的,这岂不是留给他机会了?
老张进去后,莫晓梅正紧张的等着他呢。

“他们来找我的吗,是不是发现我在这里呀,要把我抓他们家里去,我不嫁给冯小壮,他居然是个傻子呢,还很丑。”

莫晓梅害怕的依偎在老张怀里,有些发抖。

老张摸摸她的脸蛋,安慰道“没事,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你在房间里哪儿都别去,我知道该怎么办。”

“嗯呢,那你快点回来。”莫晓梅楚楚可怜的,眨着大眼睛。

老张拿着yào出去,给冯小壮打了一针,又给他吃了一些yào。

“好了,你把这yào按时给他吃,记住教他说那些话,我都写在纸上了。”老张把一张纸递过去了。

“这些话,他学的会吗?我怕是很难啊。”冯大壮唉声叹气的。

“没关系的,你多教几次,每次教他的时候,就给他爱吃的东西,就好像训练动物那样,会形成一种条件反shè,到时候,再去村长那里见面,你就拿好吃的出来,他自然会说了。”

老张的话,无疑给冯大壮一颗定心丸,冯大壮简直是千恩万谢的,特别感激,带着冯小壮离开了。

老张松口气,回去房间里。

莫晓梅朝外面看了看,说道“走了吗,怎么办呀?”

“你回家吧,免得一会儿你爸妈回去了担心,这件事我办妥了的。”老张说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他们治疗呀,他们就是想骗我的,我都听见了。你不会站在他们那边吧,你不喜欢人家了?”莫晓梅很委屈的撅嘴。

“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别瞎说了,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我在骗他们呢。”老张笑了笑,捏了捏她的脸蛋。

“噢,可是到时候他们骗过我爸妈怎么办。”莫晓梅还是忧心忡忡的。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走吧,我送送你。”

老张把莫晓梅送出去后,他没有继续跟着,免得别人看见了说闲话,只是远远的看着。

等莫晓梅回家了,他才回去诊所。

到了傍晚,天气依然很热,老张吃过饭之后,打算去河边洗个澡冲冲凉。

这时候夕阳下来了,河边的景色很美,波光粼粼的,微风吹过来,带来青草的花香。

老张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刚到河岸边,发现那里有一个美丽姑娘,正在画画。

走近一看,老张认出来了。

这不是那个学美术的女大学生王娇娇吗,还挺有情调的。

这会儿,微风拂过她的发丝,夕阳映照她的脸庞,她衣裙随风漫飞,倒是

别有一番韵味,真的是美轮美奂,一种视觉的享受。

老张有些看呆了,来到她身边,有些情不自禁的。

王娇娇正在写生,非常认真,一笔一画的,但是很快,她有个地方,不知道怎么落笔了。

老张情不自禁的,伸手过去帮她画了一笔。

王娇娇很惊讶,回头一看是老张,不由俏脸微红。

她想起来那天夜里,和老张亲热缠绵的时光,顿时心里小兔乱撞。

“是你呀张医生,这么巧。”

“是呀,写生呢,很有雅兴,画的不错呢。”老张笑了笑。

“哪儿有,刚才你这一笔才是画龙点睛呢,我正不知道怎么落笔,你果然很厉害,不愧是拿过大奖的人,真的佩服。”

王娇娇觉得老张真有才,甚至特别有内涵,多了更多的好感了。

“也就那样吧,我老了,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年轻就是好啊,我那些岁月,一去不复返了。”老张忍不住感叹。

“哪儿有呢,才不是呢,我觉得你很厉害,而且一点也不老,甚至很壮硕。”王娇娇嫣然一笑,有些害羞的看了看他。

“是吗,你高看我了,不过我刚才看你在这里作画,那个场景真美,我没有带照相机,要不然就给你拍下来了。”老张微笑道。

“真的呀,那要不然你画下来吧,我还没有看过你现场作画呢,我还想学习下。”王娇娇让开了,把画笔递给了老张。

老张觉得,应该在她面前一展身手了,给她留下来一个好的印象。

“画一个速写吧,这样节省时间。眼看就要天黑了。”

老张立刻开始在画纸上,龙飞凤舞,笔走龙蛇,简直是如同行云流水,很快,一副素描画出现了。

画上有山有水,更重要的是,主要的人物王娇娇,居然是那么的生动,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王娇娇看的惊呆了,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天呐,张医生,我知道你画的好,没想到这样好呢,你这简直可以成为大师级别了。”

王娇娇眼里的崇拜之情,几乎是掩饰不住。

“其实吧,这个不算什么,我最擅长画的是人体画。”老张故意试探她,然后看她什么反应。

王娇娇却脱口说道,“好呀,那你画一个我看看嘛。”

“不好吧,不方便,没有模特呀,除非让你当模特,但是不方便。”老张摇摇头。

“哎呀,可以的,我给你当模特,你来嘛。”王娇娇开心的摇着老张的胳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TAG标签: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Sitemap闽ICP备1901541681465号-1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